桔梗殿下大本命
二狗gv一生黑,gv二狗粉桔梗黑者自由双un
all桂all纲all叶修维勇偶尔逆

虽然好像说要尽快写下章,事实上按照之前的承诺应该前年就要完结了,但是之前总总原因其实就是懒虽然一直拖到现在还在磨蹭,虽然是为了爱好写的,但是实际上还是非常不负责任所以感到很抱歉。但是我发现我未来一年会真的忙成狗,根本基本上没有时间摸鱼,修罗期的可怕,所以大概下次更新大概在一年以后了,非常抱歉【土下座】但是这个文我还是不会坑一定会更完,现在我能很肯定的承诺的也就是这个了···谢谢大家

情歌【all27】Chapter.17

*纲吉黑化偏执注意
Chapter.17

【心还热着】

纲吉感到非常的无措,甚至有种不知道如何言说的恐惧和愤怒。他张了张嘴反驳,在反驳的立足之点在哪里根本无处可寻,狱寺这话直接堵死了他反驳的所有出路。可是语言没有办法表达出来,内心却是非常清楚的,他也不想一直将“不想”、“不能”、“会受伤”之类的挂在嘴边喋喋不休。原因其实本来就非常明了,你知我知,不需要他多加赘述,他只想着要怎么接下来说服对方,或更干脆点的,怎样再一次离开。然而刚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大门又一次被打开了,云雀打头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山本、库洛姆,以及,当然的了,六道骸。

他不由自主的攥紧了被狱寺握住了的手。他对六道骸感到了一阵恐惧,让他想要...

情歌【all27】Chapter.16

*纲吉黑化偏执注意

Chapter.16

 

【慢动作 缱绻胶卷 重播默片】

 

 

纲吉醒来的时候感觉到了痛,只是不知道是因为被罗莎用银器插入身体而留下的后遗症,还是因为梦到了变成吸血鬼醒来的那一天。记忆中分明的最后用银器倒插进自己的身体的事实,变成了梦里最终还是对那个无辜者咬下去的结果,让他又痛又感到反胃。

 

 

梦总是能预示着什么。

 

 

他终于也变成那种他害怕的存在了,那把达摩克利斯之剑还是掉了下来,就如同他所预期的那样,但就他现在的心理而言,却前所未有的放松,那个事实...

情歌【all27】chapter.15

Chapter.15


【情书再不朽 也磨成沙漏】


当泽天纲吉似醒非醒还处于迷糊状态的时候,他感觉到了饥饿,随之而来的是他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香味,那种香味非常非常的奇特,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嗅觉,虽然他自己也有用一款还挺好闻的香水,也常常在各种香水间来来往往交错应酬,但并不能分清什么初调后调之类等等。但他知道没有一款香水会让自己这么饿,又饿又渴,他感觉饿到胃部在抽抽的疼痛,饿到浑身发冷好似有万千根针在扎着自己。


『真冷啊,真饿啊。』纲吉迷迷糊糊的想着,『真是要死了一样。』...


情歌【all27】chapter.14

把14章全放出来了···争取年内完结!我总觉得这文be比he好写···


Chapter.14


【轻轻地 轻轻哼着 哭着笑着】


仔细想想前因后果,似乎都是自己自作自受,翻来覆去没有讨到半分好,反而惹了一堆麻烦。罗莎这样想着,低下头将纲吉耳边的有些零乱的头发拨到耳后。


「放开他。」随着声音而...

【白纲】Salomé

这章随手打的,大概会有删改恩···只不过想更文了←←

所谓纲吉的心情纯属白兰视角,不喜勿入

有原文台词,在此说明后不提示


【啊!为何你不看着我呢,约翰?在你的双手与诅咒之后,你隐藏了你的脸庞。你闭上双眼,见到你的神。所以,你已见到了你的神,约翰,但我,你却没见到我。如果你看到了我,你将会爱上我。】


于是“黑手党”这样一个原本以为无趣的事物也开始有趣了起来,毕竟游戏里总是要有点什么惹人注意才能让玩家玩得下去,比如沢田纲吉,比如玛雷指环。


“我正在等着这种愚蠢的无聊事情哟,因...

【狱纲】七年之痒(上)

雷、ooc、不喜勿入

狱纲不动摇,有像是狱寺受的描述都是忠犬的选择

以及我不拥有他们 


    来到这家旅馆的时候,纲吉的心情在哭笑不得和温情感动之间来回徘徊。纪念日这种东西他实在没什么概念,日期也不是很记得,毕竟哪有人掐着日期做事呢,内心波澜壮阔之后特地去看日期什么的,总觉得怎么想都很奇怪。对此reborn的看法是活该没有女朋友。听到这个评论后,纲吉倒是很不以为然,反正没有意外的话大概也是不会有了。


    「阿纲抱歉,让你久等了!」纲吉回过神,看见狱寺跑过来,接过他手上的行...

【白纲】Salomé

病娇白↑看题目就知道了吧,【】的都是莎乐美的台词

这里的莎乐美取王尔德的戏剧,大家可以百度一下【然后就剧透了

雷者慎入


——莎乐美:我要吻你的嘴。 
       约翰:我不愿再见到你。我不要再见到你,你是受诅咒的人,莎乐美,你是受诅咒的人。 


【太可怕了,他太可怕了!】


当白兰·杰索第一次见到沢田纲吉的时候,...

想开个点文···

有人想点么···

all27限定,和all叶限定【但是没写过all叶什么的

cp+梗+属性

有趣有空就会写

情歌【all27】chapter.13

Chapter.13


【可是那然后呢】


白兰的血的味道和热度、Virgilio翻飞的头颅和溢出的鲜血、骸呢喃的话语,一切的一切糅杂在一起飞速的旋转着,似乎下一秒就会因为离心力而飞脱出去,犹如在搅拌机中一样,似乎要将本来就是一团混乱的思绪进一步搅合至一塌糊涂。又像是慢动作的影片,每一帧都那样清晰,缓慢清晰的像是要让人刻骨般得铭记,手背上的属于Virgilio碎片的温度,浓郁的让人窒息的血腥味,还是那双无神的蓝眼睛,或是骸随着残酷的话语喷洒在脖颈处的鼻息,都清晰得仿若再现。


不断不断地,不断不断地重复似乎要将人逼到忍无可忍——...


心情不是太好啊,所以大概这一两天会更文

想来推几篇文吧,不打什么tag,只戳自己萌点,要是不爽觉得雷别来掐,unfo也自便


斑夏喜欢Irisの灯 太太的文,都很喜欢所以没什么特别推荐的。


高桂不常看但喜欢里头的光辉岁月和番外【光辉岁月-番外】1874(献给劳利耶菇凉)

银桂吧里太太好多,去精品搜一搜都很赞像是最近重新开始填土的【原创】《长夜行》(主银木户),个人最喜欢的是荆棘之宴

土桂喜欢漫_淼淼 太太的蛋黄酱荞麦面 太太的

all桂的太太我超级爱不负倾城 !!!!!!!!!可惜呻吟被删了呢·...

情歌【all27】chapter.12

Chapter.12


【说好不再见】


Virgilio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虽然他与大多数西西里人或者说意大利人一样对于脏话有着非比寻常的运用能力,但是纲吉一直这么认为着。


记忆力里的Virgilio铺陈在自从来到意大利后的每一个角落,从在黑手党学校的第一次见面,到分别时被FN57轰鸣枪声所遮盖而听得不甚清楚的话语。


与狱寺永远不对盘的他,会在听了狱寺「十代目不喜欢吃有苦味的东西!」后一边无视着狱寺「不准对十代目无理!」的咆哮对着自己冷嘲热讽,一边细细挑去洒在提拉米苏上的咖啡粉。而从那次起他的咖啡通通换成了加有糖奶的红茶或花...

情歌【all27】chapter.11

Chapter.11



【我们在 告别的演唱会】

纲吉感觉自己要疯了。

白兰的血就在唇边,与自己身体内同属于7^3的血液比一般的更加疯狂诱惑自己去舔舐、去寻求更多。意志力在崩断的边缘颤抖着,与身体的本能做着无力却又固执的拉扯。耳边是欲望在轰鸣,叫嚣着去不顾一切。五感清晰的可怕,力量一点一点从沸腾的血液中抽上来,像是准备好了一切,等待着去进行血液的狩猎。

兜帽和口罩被白兰拉扯下来,皮肤直接接触到阳光而感到的火辣辣的疼痛在这种欲望面前简直不值一提,反而为此添薪加柴。

「罗莎,罗莎……」纲吉在心中疯狂而绝望的念着罗莎的名字,希望她能够快点回来,超直感疯狂敲打着他,告诉他有些事情就快要不可挽回。

「纲...

啧冷cp什么的


家教有

x切【x爸和切尔贝罗

正白


银魂

银桂土桂all桂


aph

all耀


死神

斩月/友哈x一护


全职猎人

伊奇

凯猫


其他的还有杀桔,古虚什么的


。。。

情歌【all27】chapter.9—10

Chapter.9—10


【回忆如困兽 寂寞太久而渐渐温柔】


在卧室的书房里,纲吉终于签完了最后几份文件。

reborn离去后,家族中的某些右翼分子联合了三十多个中小型黑手党掀起了一场继八代即位以来最大的叛乱。因为其中不乏彭格列的高层,又因属于彭格列自身的权利斗争同盟家族不好插手,而使得战斗变得尤为艰难。

这是叛乱彻底爆发的第七天,战斗已经接近尾声,彭格列的胜利已成定局,只剩下最后几个顽固分子在负隅顽抗。


纲吉揉了揉双眼,他已经四十多个小时没有入睡了,脑袋有些昏沉。

疲惫地走向吧台为自己倒了一...

情歌【all27】chapter.08

Chapter.08


【陪我唱歌 清唱你的情歌】


梅赛德斯sl500飘移划出刺耳的声音,干净利落地稳稳停在车位上,车座上下来的却是一个身高只有一米四左右的孩童,穿着黑色的西装,黄色的八字领衬衫还有一顶黑色的礼帽。


「reborn先生,门外顾问大人、众守护者大人和斯夸罗大人在三楼会议室开会。」一旁的黑衣男子恭敬的说道。

「守护者都回来了?」reborn问道。

「云守大人现在还在昏迷,六道骸大人不见,但是髑髅大人留下了。」
reborn点点头迈进了暌违近三年的彭格列大门。...


情歌【all27】chapter.07

Chapter.07


【舍不得 短短副歌】


时间或许是最伪善和冷酷的刻刀,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削去了什么,又铭刻上了什么,将人伤得面目全非,却又只能笑地说「还好」


罗莎决定去商业街买几套和服,深知其纵使百年也改不了的爱逛街的毛病并深受其害的纲吉还是决定分开行动,反正到时候凭气味就可以找到对方。


孤身一人走在并盛街道上,微微抬头,天空蓝得有些刺眼,偶尔传来几声鸟鸣,让人平静安心——这里曾是他的家。


几个骑着单车的男孩在自动饮料贩售机前...

情歌【all27】chapter.06

Chapter.06


【青春的上游 白云飞走苍狗与海鸥】


「十代目回来了么?」阿古斯塔109停稳后狱寺率先从飞机中跳了下来,问向立侍在旁边的黑衣男子。

「没有,但是在三十分钟前,首领向米兰分部求救。」岚守直属的黑衣男子说道。

「求救?」紧随其后的斯夸罗走上前皱着眉问。

「已经确定热那亚为玛斯的总部,米兰分部已经派了三架直升机前往救援,还有米兰分部下辖的卡内利支部和加维支部、托里利亚支部去支援了,现形势不明。」


「该死!十代目的任务里头只叫我们拖住两个小时,现在他们还没有脱身……」狱寺面色有些难看。

「云雀恭弥也跟在小鬼身边...

情歌 云雀番外

云雀番外【究竟为什么我如此的喜欢写番外却没法写正文【掩面


云雀恭弥醒来时,已经是两天后了。

头有点发疼,胸口也有点微微地疼痛。


「云雀先生,您醒了么,真是太好了。」突然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

抬眼望去,是一个眉清目秀的棕发少年。

「你可能不记得我了,我叫风太,之前在日本的时候借住在阿纲哥家。」说道这里,风太的笑容有些僵硬,「云雀先生身上的毒已经治好了,但是……」


云雀看着眼前的少年的嘴一张一合,头还疼着,什么也没听清,除了

——tsuna

——沢田纲吉


回忆突然汹涌而来,云雀恭弥突然...

情歌【all27】chapter.05

Chapter.05


【命运好幽默 让爱的人都沉默】


疼痛。

什么感觉都没有了,除了疼痛。

浑身上下哪里都疼,好像被从空中狠狠地摔了下来。还有被瓦砾覆盖而导致的沉重的窒息感。

多希望可以昏过去,但是不行,明明意识就很模糊,眼睛也张不开。


——云雀学长


如果自己被埋住了,那他呢?但是离研究所也不远。

如果是平时的云雀学长的大可不必担心,但就像他意识不清以至于没有调整我防御姿势以至于肺部中弹一样,现在的云雀学长应该也是动作迟缓。


如果当时能阻止云雀学长跟来就好了,这么多年,我居然一点长进都没...

午后天气雨转晴【银桂】

午后天气雨转晴


01
午后天气雨转晴。

漫长的梅雨季节就像老太婆的裹脚布,又长又臭还好似缠在身上似的叫人难受。
在终于结束的这个午后,阳光懒散地露出久违的脸,歌舞伎町的人们纷纷拿出积攒许久的衣服被单来庆祝这个雨季的完结,随风翻飞犹如各色的旗帜,远远望去有些夸张而壮大,很有些喜庆的意味。

02
于是本该拿上一本《Jump》盖在脸上午睡的坂田银时被神乐以『花椰菜大叔,再不出门晒晒太阳白色卷毛就会变成绿色卷毛了阿鲁!』为理由,在新八『神乐,所以说阿银的头发还没有变绿怎么就叫花椰菜大叔?!而且头发不可能变绿的吧!』的吐槽声中,被定春叼出了门。

「哟,阿银,一个人出来晒太阳啊!」长...

不负流年【银桂/\坂本辰马视角】

不负流年


(上)

认识假发、金时和高杉是在战场上。


他们很显眼,武力超群是一个因素,但他们之间与众不同的粘合感是更重要的原因。一般的人通俗一点比喻就是像捆在一起的木柴,根根分明,却大致相同,只是被战争这根绳索聚合在一起。但他们却像同一块泥巴塑出的三个泥人,各有特色却你中有我,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共同点。这个共同点就是他们的松阳老师,知道这件事情是在后来,姑且搁置不提。


战争总会使大多数人和平共处起来,这像是一个悖论,却又是确实存在的真理。假发他们像一个蛋壳一样...

情歌【all27】chapter.04

chapter.04


【定格一瞬间】


走廊深处又是一扇门,云雀将火焰蔓延到拐子上又是一拐子砸了门进去,面对他们的是几个黑黝黝的枪口,和洁白的各式各样的器械。


「看来这就是任务的终点了是么?」云雀挑眉,掏出怀中的匣子「只要把这些东西都咬杀掉就可以了吧,沢田纲吉。」

「是的。」纲吉感觉到面前的几人显然不同于之前的敌手,也点燃了自己的死气。

「这么美丽的火焰,看来来者是彭格列的吧。」为首的男人喝着朗姆酒不紧不慢道,「我一直在想着你们什么时候会来呢,比我想的稍稍早了点。不过我们也没这个简单呢。」...


情歌【all27】chapter.03

chapter.03

【闪过的念头 潺潺的溜走】



「纲吉……」罗莎的声音透着无奈,「只是你想他们不是么?为什么要逃避他们呢?」
「『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因为不舍而获得怜悯』,这是我曾经无意间听到家族成员念的句子,不是很有道理么?我想他们那又如何呢?」纲吉的声音有些飘忽。
「你只是不断找借口阻止他们进入你的世界。」罗莎生硬地说。

「我没有逃,也没有阻止。」纲吉站起身走到窗边,窗外的月色如洗,他想起那个桀骜不驯到极点、讨厌群聚的男人在六年前说的话,「他们,可是我的荣耀啊,我点燃戒指的觉悟,『正因为寸步不让,才成为荣耀』,所以我不会逃的,罗莎。」


「我要保护他们,我会保护他们,...

情歌【all27】chapter.02

chapter.02

【时光是琥珀 泪一滴滴被反锁 】


『任何事物都无法阻挡吞噬一切的时间。』
时光如潮,任凭事物再坚硬,在长时间的打磨下也会化成沙。
    
当初以守护之名战斗,以毁灭之名即位的少年变得越来越成熟,利用里世界最强大黑手党家族教父的身份,他将毁灭变为了最大范围的保护,只是这保护之下流淌着的是难以忽视的鲜血。曾经天真的皆大欢喜的美好蓝图,也渐渐的在时光的摔打中变得更加真实却残酷。

时光带来的,在这个年仅十五岁即位、十七岁掌权的新·彭格列一世首领身上留下的都是疼痛。

守...

情歌Chapter1番外

Chapter1番外

纲吉奔跑来到学校的时候,发现山本和狱寺掐在一起了。但是他们发现自己后迅速走开了好像在隐瞒什么。
怎么回事?大家最近都很奇怪,不论是小春蓝波还是碧洋琪,都好像有事情瞒着我。

啊想起来了,明天是我的生日!

「也就是说莫非……」大家在帮我准备生日礼物?!
想着,心里有一种热度,非常温暖踏实被好好重视的感觉,感觉有一些不好意思,脸也红了起来。

每年每年,都只有自己和妈妈过生日,有的时候连妈妈都会忘记。第一次有家人以外的人,给我过生日。有朋友在,真的是一种很幸福的事情呢。

「大家都在为生日聚会做准备。」reborn突然冒出来。
「可是你怎么能泄漏给我呢?」啊!被证实了,总觉得有点害羞呢……
「我只是...

情歌【all27】chapter.01

chapter.01

【长镜头 越拉越远 越来越远 事隔好几年】

昏暗的屋子里头开了几盏暖黄色的灯,明明是印度洋上温暖的午后,而大多数阳光却被米色的窗帘所遮挡,透过窗帘只洒下一地暧昧不清的淡黄。

纲吉站在一扇被从内打开了的窗前,屋内唯一一片不受遮挡的阳光正透过窗户,映照在褐发青年的身上,在地上绘成一幅人形的剪影,少年温润如玉的五官被刺眼的光影勾勒得影影绰绰,让人感觉并不真切。

「你总是喜欢自虐呢,纲。」

「午安,罗莎。」青年转过头来 ,浅浅的笑了一笑,有点腼腆的样子泛着不讨人厌的傻气,没有认真端起架子的他似乎总是会不自觉的透露出笨拙的本质。对着向他抱臂走来的红...

你是谁,我是蓝波 【蓝纲/\20+/\指环战】

1
前尘往事,已经有些模糊记不起来了,唯有那种和他们、和他在一起的快乐还铭记于心,溃烂成疤,唯剩下无尽的歌哭。

和密鲁菲奥雷的战斗,以阿纲的葬礼为结束。

不愿把这个世界交给白兰,于是拒绝交出彭格列指环的阿纲,在持续了将近一年的抵抗后死去,而阿纲也是指环拥有者中除了自己之外最后一个死去的人。

2
自己是五岁那年来到阿纲家的,至于理由,好像是因为要打败reborn。 
这当然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反正之后就莫名其妙的住下了。

虽然身为守护者经历过很多危险的事情,但是真的很开心。 
妈妈、一平,阿纲和大家,能和大家在一起,或许是此生最快乐的回忆了...

沉睡替代 【2727/\复式个别人格借鉴/\第二人称】

01
你一直沉睡着沉睡着,你可以选择醒来,但是你不想醒来。

因为面对种种好的坏的事情的人,只能是他,而不是你。

你从来都认为你只需要沉睡,然后梦见关乎他的盛大就足够。

02
樱花飘落的过程带着一种蚀骨的美感,或许人们的骨子里头都有毁灭的欲望,所以都爱看美的陨落。 
不论事实是如何,唯一肯定的是樱花只灿烂了七天。

【像无极限的东西飘散着飞扬,如琥珀、麝香、安息香和乳香,在歌唱精神与感觉的欢狂。】 
蓦地想到波德莱尔诗歌,你烦躁地点着烟离开了人群聚集的地方

你想你烦躁的原因是因为你想到了这首诗的另外一句话 
——【远方传来的...

 

© 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